评老师向家长借钱:再难也不应向家长伸手

2019-10-05 作者:教育   |   浏览(114)

我想,如果学生和家长的权益维护有一个更加畅通的渠道,能够化解学生及家长的担忧顾虑,充分维护他们的受教育权利,他们就一定可以直接把类似这种借钱的事摊开讨论交流,那样只需要在学校内部甚至家长之间就可以达成共识,而不必非要把这件事闹得人人皆知、互相难堪。 吴志峰

图片 1

教师的生活窘迫自然与其所在单位人性化管理不够有一定的关系。其单位在道义上有照顾好教师个人生活,减少其后顾之忧的一份责任和担当。但这与教师就要与家长发生借贷关系并无任何直接联系。教师个人生活再艰难也不意味着他可以向家长伸手,哪怕仅仅是有借有还的借贷也因为可能被揣测的种种灰色通道而应一力避免。除非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的被误解曲解和走偏的空间,但这可能吗?

张翼

张先生站在关注教师生活及工作环境的立场上对此事进行了评说,认为此事处理稍有不慎就会遮蔽日常教育管理积弊,甚至还认为教师“这种仅仅是‘试图借钱’的行为是否有必要被不依不饶口诛笔伐”,更是认为套用公式意义上的“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与某些家长的“投资”冲动和“收买”取向也有脱不开的关系”。此论显然有些过于臆断以致偏颇。

教师和家长一谈钱就“伤感情”,不借也就算了,还匿名告你,这背后复杂而缠绕的各种算计、狐疑、成见,真是让人不好多说。而造成这一切的,究竟是什么缘故呢?

看过昨天开卷版文章《应更冷静地审视“班主任向家长[微博]借钱”》,我比文章作者张翼对“小学班主任买房缺钱向多名家长借”一事的五味杂陈更五味杂陈。

管理部门如何套用《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去对这位教师做出处理,是很需要合理把握尺度的。作为校领导需要更审慎地对待员工借钱买房的行为,因为这一行为背后首先是一层浓重的悲情,是足以让每个普通教师都可能感同身受的那份职业尊荣背后的生活压力,同时,校方更有必要检讨自己对员工生计困难的纾解程度,以及此前对该教师“受朋友委托”开设午托班的行为是否知情并予以过必要警示。所有的事情如果在相当范围内都是公开的秘密,只是随着个别家长的匿名举报而祭起停职、退费等严处招法,这里就可能遮蔽了更该正视的日常教育管理积弊。

因此,教师生活难,家长做人更难。在家校沟通中学生家长显然是弱势群体,教师拥有着更多的教育教学活动中对于某个具体活生生的学生个体的“影响权”、决策权。在学生和学生家长维权渠道不彰的情况下,家长的这种疑虑必然难消。作为教师来说,还是别把和学生家长的关系想象得在金钱往来利益相求时也可以那么纯洁。要知道,教师生活太清苦,和家长关系再铁得杠杠的,也得心中有原则在,坚守自己内心的教育情怀,就更要呵护学生及家长那颗脆弱敏感易受伤害的心。

  • 寻找最好的教育APP--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
  • 活动报名:移动互联时代教育机构如何再创业
  • 在线教育高峰论坛:奔跑吧,在线教育!
  • workshop:精英头脑风暴 跨界大咖聚焦教育
  • 2014中国教育盛典各大奖项投票中

家长在接收到教师借钱信息后不是依据个人情况决定借还是不借,而是第一反应就联合别的家长,并非找学校反映,只敢羞羞答答地在网络上公布引起围观。这里面肯定存在着家长的顾虑,担忧自己的孩子因自己拒绝教师要求而坐了冷板凳。学生倘若真的受到了教师隐性、冷漠对待及有意无意的种种伤害,其无凭无据求告无门的状态可以想象。当然,确实有一些家长有着某种“投资冲动”和“收买取向”,但如果教师行得正做得端,给家长传递一个正确的信号,这些负面的东西自然就不会对教师的工作本身产生太大的直接干扰,而会消解于无形。这和自己性侵却抱怨别人穿得少是一个道理。

昨日《南方都市报》报道的“小学班主任买房缺钱向多名家长[微博]借”一事让人五味杂陈。

  • 寻找最好的教育APP--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
  • 活动报名:移动互联时代教育机构如何再创业
  • 在线教育高峰论坛:奔跑吧,在线教育!
  • workshop:精英头脑风暴 跨界大咖聚焦教育
  • 2014中国教育盛典各大奖项投票中

正常的借贷关系的发生并不必然导致师生关系和家校关系的错位。除非教师和家长双方都将这种关系理解为基于孩子受教育受偏爱程度的某种交易,亦即套公式意义上的“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在某种程度上某些时空中,学校教育被矮化为某些班主任和教师可以在手头和口头上有所偏重的施恩过程,或者教师群体以知识和分数配比权能为资本来换取私利的一场交易,那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行为,除了受制于单一僵化的应试体制,与某些家长的“投资”冲动和“收买”取向也有脱不开的关系,况且这也不能被作为普遍性的认知背景而进入一切教师与家长交往关系的观察管道。

图片 2

抛开一切有关蜡炬成灰和灵魂工程师等抒情性表达,教师只不过是众多养家糊口的职业中的一种,教师本人也需要吃喝住穿,也面临着买不起房,甚至买不起“统建房”的情况。如这位被举报的班主任一样,过了四十岁,又离了婚,没房子住,手头又没有太多积蓄,她应该找谁借钱或者采取什么样的度日方式才不算是“违规”,且不至于引起一部分家长的不适呢?换言之,教师能不能和普通的民间借贷一样堂堂皇皇地向家长借钱?坚持了好借好还、不借拉倒、借贷不成仁义在的原则,这种仅仅是“试图借钱“的行为是否有必要被不依不饶口诛笔伐?再反过来,家长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受到照顾,而想方设法地讨好、“贿赂”老师的种种节日问候和拒之不暇的节日“礼品”又当如何看待呢?

本文由上海快3开奖结果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评老师向家长借钱:再难也不应向家长伸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