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菏泽:亩收入虚涨400块 种地成本亟待返璞归

2020-04-02 作者:三农   |   浏览(50)

粮食丰收 粮农增收 种粮政策暖民心

来源: 经济参考报 作者: 潘林青 “今年玉米收成不错,一亩地比去年多收入70多元呢。”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吴店镇项庄村村民吴明善说。

发布时间:2012-10-15 | 来源:新华社

2009年,山东又是一个丰收年。记者在鲁西南产粮大市菏泽调研时发现,粮食增产丰收后,农民收入有了小幅增长。然而,由于对劳动力成本的核算定价低于市场价格,导致对农民收入的统计数据高于其实际收入,令当地农民备感困惑。此外,广大农民希望国家加大农业科技投入力度,稳步提高粮食价格,从而增加种粮收入。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农民种粮收入小幅增加

新华社石家庄10月14日电崔为如兴冲冲地赶到门店买种子,他一年的劳作得到了回报,精心耕种的15亩地丰收了。“一亩地,小麦亩产1000斤,玉米亩产1200斤,今年粮食的行情比去年好,增收是肯定的。”崔为如测算,15亩地能为他带来2万多元的收入。

菏泽市牡丹区吴店镇项庄村村民吴明善今年种了6亩玉米,亩产600多公斤,比去年增产50公斤。他说:“今年收成不错,一亩地比去年多收入70多元呢。”

崔为如是石家庄栾城县崔家营村农民,他所在的冀中南地区是河北省传统的粮食主产区,一年种植两季,以小麦、玉米为主。近年来,这一地区粮食产量一直较为稳定。今年,据农业专家预测,石家庄地区秋粮单产、总产将超历史,加之夏粮丰收,全市有望实现“吨粮市”。藁城核心试验区100亩玉米甚至平均亩产突破800公斤。

据了解,今年山东省粮食又喜获丰收,农民收入有了小幅增长。据山东省农业厅最新农情调查显示,山东省秋粮收获面积5226万亩,秋粮产量达到230多亿公斤,全年粮食总产达435亿公斤,连续7年增产。

“粮食丰收,和科学种田有关系,最主要还是大家种地又精心了,这几年国家政策好,种地有了赚头,积极性自然就高了。”崔为如说。

菏泽市牡丹区吴店镇吴店村村民司海鑫种了3亩多玉米,亩产600多公斤。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一亩玉米,要投入复合肥130元,农药10元,种子20元,浇水一遍30多元,机收70元。另外,种一亩玉米还要用4个工,如果按现在价格,一个工大约50元,人工成本要200元,全部成本加起来要460多元。

崔为如所说的“政策好”,是指新世纪以来中央一系列的惠农政策。2004年,中央出台了3项补贴政策,对种粮农民进行直接补贴,对农民购买良种、农机具进行补贴。其后,又出台了第四项补贴政策,对农业生产资料价格进行综合补贴。据统计,近10年间,补贴资金总额达到7600多亿元。仅2011年一年,中央财政用于种粮农民直接补贴、良种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和农资综合补贴的支出就超过1400亿元,这些钱都是直接发到农民手中。

司海鑫说:“前两天村里来了个收玉米的,每公斤1.56元,一亩地能卖900多块钱,刨去费用,一亩地能赚四五百元。”

“多予”的同时,还要“少取”。2006年1月1日,中国延续2600多年的“皇粮国税”被取消。据有关部门统计,取消农业税后,与农村税费改革前的1999年相比,中国农民每年减负总额超过1000亿元,人均减负120元左右。

“这两天新闻里说,农民种玉米一亩地能赚七八百元,我感觉有点‘虚’,一亩地能赚四五百元就不错了。” 吴明善说。

农民形象地将这一系列惠农政策概括为一句话:“种地不要钱,光给钱。”栾城县刘固庄农民李瑞利说,农民心里都有一杆“小九九”,种地挣不挣钱算得很明白。以前收“三提五统”时,谁家每年都要交几百元,加上粮价低,一年从头忙到尾,种地基本不挣钱,算上劳力,还亏本了。因此大家种地也就是为个口粮,有的人家甚至不种地了,把地租出去自己外出打工,当时租一亩地也便宜,才几十元,就这个价都不一定有人租。

菏泽市农业局副局长李怀存说,造成农民收入“虚高”的原因在于国家统计时,将农村劳动力成本价格计算过低。他说,国家统计部门在核算农民种地成本时,一个劳动力是按每天15元计算,而现在哪怕是菏泽这样欠发达的地区,像打扫卫生这样的“小活”都要每天50元,强度大的劳动要每天80元。

惠农政策“加减法”,让农民种地重新有了奔头。最明显的标志就是耕地又开始“值钱”了。邢台市柏乡县余舍村支书郝春元说,村里有100多亩的机动地,收农业税那会儿承包给村民一亩才几十元。这几年承包费翻了好几倍,一亩涨到了400元,大家还争着承包,有的村民私下甚至提出600元包一亩。承包费高昂农民还抢着承包,原因就是种地有了赚头。保定市望都县张家村村民郭立伟除了自家的4亩地外,还承包了村里的7亩地,每亩承包费500元,“这7亩地种了几年辣椒,一亩能收入3000元,除去成本自己还能落不少。”

李怀存说,种一亩小麦,大约要用6个工,国家统计时人工成本当90元来算,而实际成本超过300元。成本算低了210多元,农民收入也就“虚长”210多元。如果再加上玉米,农民种一亩地一年收入的“水分”多达400多元。

针对粮食直补政策,财政部曾经对1809位农民进行过问卷调查,调查显示,有93%的农民对粮食直补政策表示“满意”,有5%的“较满意”,有99%的农民认为直补政策提高了种粮积极性。对取消农业税这一惠农政策,农民更是举双手欢迎。保定市清苑县村民杨世德说:“活了72岁,种了多半辈子地,一直以为农民纳粮天经地义,没想到有一天国家告诉你种地不用交钱了,国家还倒贴你钱,这真是大好事从天降啊。”

李怀存建议,国家统计部门在核算农村劳动力成本时,应该根据目前市场价格来确定,还原农民种地的真实成本,挤出农民收入中的“水分”,为国家制定农村政策提供更准确的数据。

“今年肯定是个好年景,粮食高产、农资稳定、粮价提高,对农民来说哪一个都是好消息啊。”邯郸市永年县三塔村村民吴智勇说,今年小麦价格一斤1.10元,玉米价格一斤1.20元,比去年每斤各高出0.05元和0.15元。相对粮价上涨,农资价格和去年相比,多数持平或略有上涨,加上今年粮食丰收,种地增收是必然的事。

基层农技体系薄弱制约农民增收

政策好,民心暖,直接体现在粮食收成上。据统计,从2004年到2011年,我国粮食产量连续8年丰收,创新中国成立以来新纪录。农业部说,今年夏粮已获增产,秋粮也丰收在望,2012年粮食产量有望实现“九连增”。

菏泽市粮食局副局长曹永刚说,在当前土地总量无法大规模增长的前提下,要想增加粮食总产和农民收入,只能依靠农业科技的力量来提高粮食单产。虽然山东各乡镇都有农技推广站,但由于历年来投入不足、农技推广手段落后等原因,现在已经无法满足农民的需求。

菏泽市农业局农技站站长闫传胜说,现在菏泽各乡镇的农技推广,还是50年代那种“用手摸,用眼瞪,一把尺子一杆秤”水平,与现代农业机械化、信息化要求极不适应。

闫传胜说,有的农民遇到了农技难题,想找乡镇农技员咨询,但当地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只能往返100多公里跑到菏泽市里来问,耽误农业生产不说,光往返费用就要近百元。基层薄弱的农技体系,已经成为了制约农民增收的瓶颈。

闫传胜前些天看到十七届四中全会《决定》中说,要“在2010年底基本完成村级活动场所、农村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网络一体化建设任务”。他认为健全农技推广体系,国家不用额外投资,完全可以利用《决定》中提到的“村级活动场所和远程教育网络”,将农技推广、计划生育等内容加进去,建成一个农村信息综合服务平台,农民有了问题可以上网咨询,农技专家在线解答。

吴明善说:“5年前小麦平均单产才300多公斤,近两年能产400多公斤,为啥增长这么快?全靠农技的支持。农民要想大幅增收,还要依靠国家逐步加大对农业科技的投入力度。”

菏泽市农业局生产科科长杜长江说,如果有农业科技作为支撑,农业大幅增产、农民大幅增收是非常有希望的。以菏泽为例,2009年菏泽小麦最高单产718公斤,玉米957公斤,大豆286公斤,花生516公斤,皮棉151公斤,都比目前平均单产高得多,粮棉油产量上涨潜力巨大。如果粮棉油产量上去了,农民增收也就不愁了。

粮食补贴有效果 粮价低增收仍乏力

菏泽市农业局生产科科长杜长江说,国家这两年惠农补贴政策力度很大,良种补贴、农资综合补贴等政策,对保护农民的种粮积极性起到巨大作用。

“但是,目前粮食价格太低,无法反映正常的粮食价值,虽然有国家补贴政策,但农民还是增收乏力,无法从根本上提高种粮积极性。”杜长江说。

菏泽市牡丹区吴店镇宋庄村村民孙洪军今年65岁,种了4亩多地。他说,农民要想增收、种粮积极性高,靠国家给补贴不是办法,最关键的还是要把粮食价格提上来。

他说,现在玉米价格是每公斤1.56元,如果能保持在2元左右,他今年产的2000多公斤玉米就能多收入近900元,国家不给补贴都行。

菏泽粮食局副局长曹永刚认为,粮食补贴政策只给农民“保了底”,助农增收效果非常有限,粮价上涨才是农民增收的长久之计。但如果粮食价格上涨过快,城市低收入者和失地农民等生活困难群体可能会承受不了。

曹永刚建议,粮食价格可以缓慢小幅上涨,比如5年之内逐步将小麦和玉米的价格提高到每公斤3元左右,同时国家加快建立社会最低生活保障体系,通过给生活困难群体发放食品补贴和食品券等方式,缓解粮价上涨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压力。

本文由上海快3开奖结果发布于三农,转载请注明出处:山东菏泽:亩收入虚涨400块 种地成本亟待返璞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