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农转非”悄然降温

2020-05-08 作者:三农   |   浏览(98)

大学生“农转非”悄然降温

农村大学生拒绝户口“农转非”渐趋普遍

发布时间:2011-09-21 | 来源:河北日报

发布时间:2011-08-19 | 来源:新华网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字体大小:图片 3 图片 4

随着今年大专院校新生各项入学手续的陆续办完,记者了解到,拒绝“农转非”已成为大学新生对待户口迁移的普遍态度———

在中国严格的户籍制度下,农村孩子考上大学曾被称为“鲤鱼跳龙门”,因为这意味着能够将户口迁往大学所在地的城市,变成“城里人”,进而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在当下中国的一些地方,尤其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随着农村户籍的“红利”渐增,越来越多的农家学子开始对“农转非”的机会说“不”。

随着城市生活成本不断增高和农村各项福利待遇不断增加,成为城里人不再被所有农村大学生所追捧

家住浙江温州农村的周青洁前两天刚刚收到浙江农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经过电话咨询学校招生办老师,得知将户口保留在老家不会影响自己学习和就业,周青洁决定,去杭州上大学不迁户口。

现象:农村福利越来越好

据这个学校负责新生户口管理的工作人员介绍,近年来,大学新生大部分都不愿意把户口迁到学校。2010年秋季入学的新生中,把户口迁移到学校的不足20%。

“我们班只有一个同学迁来户口,大家都没把迁户口当回事。”来自保定的河北科技大学的大一学生谢梦瑶说。而家在新乐市的王江波说:“现在农业户口挺好,优惠政策多,新农村建设得又不错,户口放在家还能有份保障。况且我家离市区很近,随时可能拆迁,拆迁费又会按照户口人数发放。”“我还没打算留在石家庄找工作,所以没迁户口。”来自山西长治县的牛磊说。

该校另一份志愿者调查显示,在已将户口“农转非”的学生中,有超过六成的人希望在毕业时将户口转回农村。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拒绝“农转非”已成为诸多受访的大一新生对待户口迁移的普遍态度。“随着城市生活成本的不断增高和农村各项福利待遇的不断增加,‘农转非’光环逐渐逝去,乡村的生活未必比城市差,成为城里人不再被所有农村大学生所追捧。”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李茂说,“有些在校同学开始后悔‘农转非’,主要由于国家政策对农村的倾斜,惠农力度的不断加大,农村的隐性所得可能更多些。”

“户籍管理制度严格,出来容易进去难,等到大学毕业再回迁,通常会很麻烦,甚至迁不回去。”至今仍是农村户口的大学生周梅说。

探因:迁出容易迁回难

周梅老家在浙江宁波,经济发展快,福利政策比较好,每年每个户口的分红就有1万元,如果迁出户口,4年里仅分红损失就达4万元。

越来越多的来自农村的大学生对“农转非”的选择更加理性。来自赵县谢庄乡的李鹏就认为迁户口得慎重,“我哥哥和姐姐上大学时迁出户口,后因没在城市就业回家务农,托了关系才把户口弄回去。4年后还是个未知数,最好等工作落实了再迁户口。”“我们班当时有一半同学把户口迁到学校,后来有很多人后悔了。迁出容易迁回难,大学毕业后户口很难再迁回原籍,若找不到工作,还会被城乡边缘化,既享受不到城市的优厚福利,又受益不了农村的优惠政策。”老家是隆尧县的2006级唐山学院英语专业学生高翔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浙江,即便是来自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农村大学生,也情愿在原籍保留户口。

“迁出容易迁回难确实存在,大学新生“农转非”很简单,凭录取通知书可在生源地派出所办理户口迁移证,报到时上交学校户籍部门便可落户到校。但毕业后若想‘非转农’就没那么简单了,需提供户主是本人的农村宅基证、5名村民代表签字的村里接收信和相关材料。”隆尧县公安局户籍科的工作人员说。

“这几年村里的年轻人考上大学都不迁户口,因为村里每年都有集体经济和土地征用金的分红,这些分红都是按照户口来分的。”一直将户口保留在龙游县农村的邱微说。

李茂认为,大学生不迁户口的原因:一是不愿放弃农村的既得利益,且短期内城市的预期利益受到影响可能性较小;二是对未来顺利在城市就业的信心和预期不高,“留一手”当作退路。

近年来,随着中国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农村户籍牵动的利益链条越来越长,其中包括承包地、宅基地的土地价值,农村集体经济的分红,计划生育管控下相对宽松的生育指标等。

问题:户籍管理有待改革

“村里集体经济弱,现在还没有分红,但是一个户口有5分地,如果村里搞工业,进行土地征用呢?”浙江省农业厅经管处处长童日晖说。

“一些异地户口的学生若不小心丢失身份证或需要户籍证明时,会给日常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尤其是老家较远的,有的还因此而办不成各类证卡,参加不了各类考试。”河北科技大学户籍科王老师说:“大学生不迁户口,可能影响到毕业出国或就业,许多单位要求被录用学生在指定时间内调入户口,户口若在学校则很方便,若在外地办理起来耗时间,可能会错失某些就业机会。”

据介绍,浙江全省已推行了农村社区股份合作制改革,对村集体所有的资产清产核资,量化为股权,均摊到村民身上。

“户籍管理是为社会治安服务的,人户分离可能会给社会治安带来一些隐患,譬如对于信用卡恶意透支等违法犯罪事件,不好统计也不好处理。”石家庄市公安局户籍科的工作人员认为。

农村孩子决定不愿意“农转非”的情况在经济欠发达的中国西部省份也有发生。

李茂则认为,人户分离不应该成为问题,相关部门可通过完善居住证制度等措施进行户籍管理改革,为包括大学生群体在内的所有城市居住者提供更多便利,“加强居住地管理,淡化户籍观念”已成目前户籍管理的大趋势。

来自国家级贫困县——甘肃省古浪县的张弘德现在就读于中国矿业大学银川学院,去年入学时他没有“转户口”。他说,主要原因是如果迁出户口,他低保份额就会少一份。

张弘德家里有3口人,父亲已去世,自2008年开始每月享受450元的低保。此外,如果户口不迁出还可以申请生源地助学贷款,由县教育局直接办理,每年6000元,毕业后十年还清,这比入学后申请学校助学贷款要容易些。

张弘德告诉记者,他所在的班里100个学生,70%来自农村,以西部农村省份居多,但转户口的不到十个。

“很多同学并未看到城市户口在上学期间以及日后择业的明显实惠之处。”他说。

据甘肃省古浪县民权乡峡口村村委会主任介绍,现在农村学生考上大学很少转户口,一般都是在就业需要时才会将户口迁出。

来自浙江省户籍管理部门公布的数据则显示,全省“农转非”数量从2004年时的57.7万人降到2009年的18.9万人,降幅高达67%。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建华认为,农村大学生选择农村户口是一种理性的利益选择,和农村户籍利益链条越来越长相比,城市在医疗、教育及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供给上依旧不足,户籍背后的福利覆盖不平衡依旧需要解决。

本文由上海快3开奖结果发布于三农,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学生“农转非”悄然降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