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美术馆:无名者的生活——李津三十年

2019-10-30 作者:艺术   |   浏览(87)

后来我就问我的表姨周思聪。她当时说的话特别影响我。她问我你以后是想当什么样的画家?你是想当一流的吗?我说那当然了,我肯定想当一流的。她说那我就告诉你去学中国画。关于为什么不让我学油画她跟我讲了几个原因,一个是当时我们看不懂原作。印刷品在中国也很差,刊物也很少就是几个美术杂志,所以有很多东西都是误读的。油画的整个体系也都是西方的。她说你如果要学中国画,原因是你能看到原作,而且它就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我马上就认同了。

2015年9月10日,由龙美术馆主办、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和玉兰堂协办的大型展览无名者的生活李津三十年,在龙美术馆开幕。展览由汪民安策划,将持续至2015年10月10日。李津开幕式现场李津1958年出生于天津,198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在学期间,他开始关注新美术思潮,于80、90年代多次赴藏创作西藏组画,并参与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和89中国现代艺术大展等展览,是85新潮美术运动中的重要艺术家之一。李津在西藏的现代主义尝试非常明显地摆脱了水墨画的传统。自上世纪90年代,李津开始胡同市井、练功、动物以及饮食男女等系列创作,作品主题越来越日常生活化的同时,他找到了水墨传统在当代的切入点。本次展览从85新潮美术运动为起始回溯李津三十年内的创作历程,将呈现100余件作品,也将展出文献资料作为辅助,以呈现这位85新潮美术运动中的重要艺术家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中所开启的新方向。展览现场展览现场李津30年绘画探索的重要意义在于,他将水墨画同当代的世俗生活完美地结合起来,使得绘画和生活这两者都获得鲜活的状态。他因此同时肯定了水墨的当代性和生活的世俗性。考虑到水墨画曾经的穷途末路状态,也考虑到食色生活曾经背负的恶名,李津在这方面的成功探索显得尤其可贵。《西藏组图》1984年作《肉食者不鄙》2014年作三十年间,李津一直在探索水墨的现代形式,他的尝试构成了中国当代水墨画极为重要也是极具价值的探索经验。对食色的感官沉浸,使作为视觉艺术的李津的作品,奇妙地转变成关于感觉的艺术作品。他致力于将人性的东西灌注到纸上,并将这种瞬间的快乐永恒化。李津的作品是表层的喜剧,然而在深层却埋伏着挥之不去的伤感。李津对世俗生活的强烈迷恋受到了必死的悲剧意识的促发,这正是人的终结的主题,它在此以两种方式表达出来:一种是海德格尔式的人的必死意识,一种是科耶夫式的人的终结意识:对于前者而言,我们看到了画面笑声后面的悲剧,对于后者而言,我们看到了画面悲剧前面的笑声。《满园春色》2015年作《五色谱》2006年作

就是你的笔墨飞着悬着

图片 1

李:没有。我开始是特别喜欢油画,俄国那些画家。这和我当时接受的教育有关。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偷着看的那些书也是那个时代的,比如《战争与和平》、保尔柯察金一些俄罗斯的文学东西。那个东西是我最早认为真正顶级艺术家,世界级艺术家的样子。而且一生中,哪怕你能到他们脚后跟这,我都觉得幸福。后来是因为考学需要很明确你是学什么专业。我那年好像是学校不招油画专业,在天津美院我第一是想报油画专业。中国美院当时也只有版画,也没有油画。所以我第一想选的是油画,不是版画也不是国画。

编辑:杨珊珊

李:不是,我从不临摹。包括写字也是。我看画册和看字、字帖都是读,我喜欢读。然后我始终有一点逆反,别人越教我,我就越不想学,我喜欢偷艺。那时候我记得别人在画画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我会把精力全都放上去。当他手把手教我的时候我有时会走神,所以我就发现我看画册也好,读帖也好,都是有一个偷艺的心理。我自己觉得我要记住它的要领,它最主要的东西。我跟很多人不一样之处在于我一开始认为齐白石就是齐白石的,不是我的。这在我们那时候是很少有的,所以我才没有完全按当时教学的方法,但周思聪她们还是希望我能够学一学他,先认真地临摹他的东西。

李:想,真的还是想。因为我觉得,你的语言再丰富,我们现在还不是要看形式吗?比如我画的特热闹的那些画,那么多吃的,那么多颜色,实际上仔细看我这个阶段,这个人还是很涨的,一定是热情都堆在这个表面的浮华上,这种绚烂上面。如果我现在真沉下来去问某一根草,某一棵树之间的那种关系,那种风声的感觉。整个人从里到外的感觉就是清透,这个东西你要转换成笔墨,那可就真高级了。然后我也肯定憋着个劲,最后一定要证实我有另外一面。

▲艺术家李津

李津的画儿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李津 讲座现场

你心往哪儿飞

Q:过年的时候,您曾去深山里修行,画了一些素雅的水墨。您还会想再回到那样的环境中,把自己重新再做一个净化吗?

李津1958年出生于天津,198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在学期间,他开始关注新美术思潮,于80、90年代曾赴西藏创作西藏组画,并参与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和89中国现代艺术大展等展览,是'85新潮美术运动中的重要艺术家之一。李津在西藏的现代主义尝试非常明显地摆脱了传统的水墨画主题。自上世纪90年代,李津开始 胡同市井、练功、动物以及饮食男女等系列创作,作品主题越来越日常生活化的同时,更从心出发找到了传统水墨与当下时代的契合。也许是出生在天津的原因,杨柳青年画的平面装饰在视觉上也给李津后期的创作带来了某种影响。

飞起来的

讲座开始来了不少仰慕李津的画者和他的朋友们,当然还有画画儿的学生们。李津是一个很用心且注重细节的人。开始的讲座视频因为主办方这边出现了故障所以导致视频的声音不能正常播放,只能将就着听。但李津却很抱歉地对所有来听讲座的朋友们致以了歉意,他说:这个视频是一部很用心的作品,每一段声音都是导演认真的选择,结果播放出了问题,就使整个效果大打折扣。主办方也及时回应,为这一问题向观众致歉。虽然出现了这个小插曲却让凤凰艺术对李津有了更深的认识。

▲艺术家李津作品

李:对。我是把书法当肌理了。我觉得有两个方面影响了我。一个是我在西藏的时候,经书里边会套小佛像。经版的书是很密的,我也不认识。不认识的话,我感觉可以把它理解成图案。在老外眼里看就是图案,就是经,因为他不知道书法,他也没有研究书法里的那些底蕴的东西。他就从形式上来讲,他说你是不是受印度和西藏的影响。因为他也会联想到这种经,就是那种一片一片的,于是我就把它简化成一个肌理了。书法讲的是用线,所以你看我大部分用有点没骨线的画,水分和颜色多的画,喜欢题满字。因为字本身它就是线,线的组合。

▲艺术家李津早期速写

▲李津《西藏组曲》

关于李津

它就跟着你飞

Q:在您的很多作品中跟其他一些画写意水墨人物的老师们不太一样。您会把人物跟书法字体安排在一起这是为什么呢?

看李津的画,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有趣。真的有趣。比如他有一张《针灸图》,画上除了画一个人全身扎满了针,还模仿乾隆的品评神品一题,不管懂不懂看到了心里肯定都会偷着乐。还有李津画吃的,就是能闻出那个味儿来。他也一直强调个人的感觉个人的人生,虽说是笔墨当随时代,可是在李津这里更多的却是笔墨当随我心。

李津成为李津是因为他到了南京,进修这一段经历使他融入了新文人画这样一种氛围中批评家栗宪庭说。他的心性和创作状态真正成为了那些不为了迎合市场而完全是描绘自己兴趣的文人画,可是却没成想这样自我乐趣的抒发最终还形成了一个自己的独特的风格,也可以说是自己的一个文化符号。李津的画里除了市井生活,吃吃喝喝,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形象。

我一直喜欢的一种境界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李津 讲座现场

Q:您在开始学画画的时候,就已经选定了走水墨的这条路吗?

整个讲座都是围绕着他的作品,他的创作历程。他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自我感受自我需求。甚至这一需求永远大于其他的评判标准,不管你是注重画面的题材还是形式。对绘画有兴趣是最重要的事,也不管你的技法如何,选择画什么东西。1984年李津来到了西藏拉萨大学讲学一年,转了很多寺院,也看了很多天葬深深地被那里的自然环境和宗教氛围所打动,创作的《西藏组曲》水墨系列可以视为他整个创作过程中的代表性作品。

▲艺术家李津作品

看李津的写意人物,和众多写意人物画家不太一样的是元初赵孟頫所讲究的书画本来同。在我国古代王维是最早提出中国画用笔与书法用笔的关系,元代赵孟頫的复古开始正式认识到书画本来同这一渊源,这也是中国画的魅力所在。赵孟頫最早在画上题诗,后来明清商业发展,书画趣味也大大增加,很多文人在扇子呀、卷轴呀等不同形式的画面上题诗题词就成了常事,并且主要用来馈赠知音,或做交换。李津在和凤凰艺术对话时说这种画面中安排的书法字体实际是受了早年去西藏的影响。在西藏那里看到的经书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字穿插的佛经图,无形中就给李津带来了影响。但是李津并没有把书法当成一种用笔,一种文字来看。就像外国人看我们的汉字,是一种图形,一种同绘画一样的符号。

▲艺术家李津作品

Q:您怎么看自己的作品画面中所表达的文人精神,文人情趣?以及您是如何界定当下时代所表现的文人精神?可以从您的画面,创作心境出发。

就是一个没有什么遮挡的

Q:进入国画领域的时候,您学习笔墨技巧是从古人的画开始临摹过来的吗?

李津认为是画画是一种移情,就是把自己的东西、情感转移到纸上,是一种情感的投入。他说:只要是你特别用心的去做了,即使最后得到的结果你不满意,但也能在里面得到回报,这个画面一定有一种感动你,同时又感动别人的东西放在那。

▲艺术家李津

▲艺术家李津作品

李:我始终认为文人的文笔就是我们现在讲的文人,积极点讲不完全是世外桃源,或者游离于这个社会之外。我们后来好多人讲的文人传统,都还是有一定的政治背景,社会担当的人。还有一部分文人是闲云野鹤,要么特别爱国主义,特别的英雄情结。要么就有治国平天下的作为,有一批这样的文人。

我们现在有时候在哪个阶段出问题呢?就是你拿起笔的时候想的不是你自己,更想的是公众的评判,或者说含有目的性的评判,这杆秤永远在别人的手里,然后我去追这个称。这个时候的主动权也就根本不在自己手里。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考官,没有掌声你是不是还在坚持,还在做这件事?你还有没有信心?很多人就在这种长期不被人重视的过程中自己放弃,但是这种不被人重视的原因有很多是因为你太希望让别人重视你了。当你自己真正把自己作为主流的时候,学习也好,借鉴也好,你的需求永远要大于其他的评判标准。

李津的心路历程

还有一批我认为是因为现实当中的不得志等等,选择了一个所谓离开市井,离开世俗的一种超然生活。这两种我都不是,但是很多人认为我是文人画。我自己也觉得是这样,就好像佛教里讲过的,有的人修行在深山,有的人修行在市井。我认为主要是我的内心,我自己真正的骨子里还是有传统文人的气质。

飘的

2016年2月28日下午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周日公共教育活动,由当代著名艺术家李津讲述无名者的生活三十年艺术之路。艺术家李津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任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副教授,被美术界称为最有灵性的天才式艺术家。他运用中国传统水墨描绘现代人的生活,饮食男女、市井生活,借用清初大师石涛的话来说正是笔墨当随时代。凤凰艺术今天就为您分享李津这位无名者的心路历程。

对话凤凰艺术

讲座现场

89美术大展曾给李津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因为水墨一直是一个传统的代名词。当新中国全面敞开后,所有西方的东西都涌了近来,不少艺术家被西化了。所以当时的水墨一直是处于非主流路线,在89大展上水墨画一律被展在了二楼。水墨画仅仅是作为一个不能少的环节,陪衬存在着。人们都认为你做水墨就是在做传统,而那时候又是一个抛弃传统的时代,重要的是要把当代性表现出来。李津和方力钧从89美术大展走出来后,对方力钧说感觉我们的作品是格格不入呀,方力钧却回答其实我们才是种子,未来是我们的,我们将会成长起来。在朋友的鼓励下李津开始思考转型,寻找适合自己的绘画路子。

图片 2

本文由上海快3开奖结果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龙美术馆:无名者的生活——李津三十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