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冯·瑞娜伦敦个展《舞蹈作品》

2019-11-15 作者:艺术   |   浏览(152)

1962年,依冯瑞娜在纽约联合创办了Judson舞蹈剧场。在那里她建立了一种全新的方法,彻底改变了人们对现代舞的看法。她提倡一种简约、中性的运动方式,构成反射的平行,让人想起极简主义艺术的概念倾向。

The dance performs in a camera frame, is restricted by the frame, and goes beyond the frame.”

在画廊展览期间的每日演出中,观众将会明确领会瑞娜舞蹈的简约之美。六位表演者将演出四段作品,其中两段,Diagonal和Talking Solo是瑞娜早期完整作品中一部不经常演出的作品Terrain中摘取的。

机缘巧合,8月底收到很欣赏的多媒体与影像艺术家陈抱阳的邀请,为他在云图画廊的个展设计、编排一个舞蹈,契合展览主题 “Framework”. 见面交谈后我们一拍即合。准备过程中抱阳给予了我极大的信任与创作空间,让我可以在结合他的创作构思的同时有独立的思考与决策的选择。

编辑:文凌佳

因为本科艺术史专业的缘故,我一直对视觉艺术,尤其是多媒体视觉艺术非常感兴趣,也一直尝试将这些元素结合到自己的编舞作品中。同时,受Site-Specific works的影响,我也一直向往着可以在博物馆或画廊里展示自己的舞蹈作品。

依冯瑞娜对于行人的美学化编舞在现代舞中影响甚巨。她本人也在60年代因日常舞蹈成为美国重要的舞蹈家之一。她极具创意的编舞在当时非常流行,也是伦敦Raven Row画廊目前展览的主题。

图片 1

A Photographer's Dance

展览局部

展览开幕的前一天我与嫣菡(策展人)、抱阳在画廊里聊天,我向他们提出希望可以用tape在画廊地板上布置出一些线条。对于我来说,人的身体如同建筑一样,有着很明晰的几何结构,每一个身体的部分与身体整体都有着内在的线性与几何关系。而在空间中画出线条,可以更加强调身体在空间中的几何存在,以及肢体舞动后所形成的线条轨迹。

图片 2

A Photographer's Dance

Lu. D, 2016. 9.17

Drawings by Lu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Drawings by Lu

“While creating this dance, I was thinking from a photographer’s point of view. The photographer selects a specific frame with its lens, captures the picture by turning the transient moment into eternity. The photograph therefore presents a cut composition and a still moment. However, what if we as the viewer can see the things beyond the selected frame? What if we can revisit the moment of the picture being taken, re-experience what happens before and after? What if the photograph is a live performance?

除了在studio里编排、尝试不同的舞蹈动作,我的很多创作灵感来源于平日里的drawings. 我会参照抱阳提供的画廊空间结构图,画出我脑海中构思的空间图像,同时罗列出公式般的“舞蹈指令”,找寻其中的逻辑与序列性,运用到我的编舞构思中。

图片 8

“A Photographer's Dance”(September, 2016)

Drawings by Lu

A Photographer's  Dance 最终成品在9.21日云图画廊陈抱阳个展《Framework框筐诓》开幕式上展出,而该舞蹈也以视频形式作为展览的一部分与其他作品一起展出.

A Photographer's Dance的创作思路来源于我对摄影的好奇与痴迷。当摄影师拿起相机按下快门的那一刻,镜头就已设定了一个特定的框架,将拍摄的瞬间转变成永恒。因而照片所呈现的是一个经过剪裁的空间结构,以及一个定格的瞬间。然而,我始终好奇,如果看照片的人可以同摄影师一样,看到镜头外的场景; 如果可以将拍照的瞬间复制并延续,观照人可以目睹摄影师所经历的前前后后,那照片、图像的本质是否会被改变?作为一个舞者,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能否将静态的照片转变成动态的舞蹈?我希望这支舞蹈以观照人的视觉角度存在于镜头中,受镜头框架局限的同时也摆脱了其结构的束缚。

In addition, I consider the dancing body as a photographed object, its geometric and mechanical structure holds a spati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frame itself. The corporeal body is a house, while all limbs and body parts are the furniture within the house, being placed in all kinds of geometric and linear forms.

2016是我编舞作品多产的一年。从4月份长达一小时的UN | SEEN,到9月在云图画廊的演出,再到11月受Triskelion Arts邀请参加Triskelion Arts CollabFest, 我在作品的内容,形式,结构以及与空间的结合上都有了很多新的尝试。

图片 9

以下是编舞过程中我写下的artistic statement:

Lu. D Choreography --A Photographer's Dance

本文由上海快3开奖结果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依冯·瑞娜伦敦个展《舞蹈作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