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卫老师评论内容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2020-04-09 作者:艺术   |   浏览(84)

在中国传统绘画里,几乎没有写实性的写生,它更强调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把看到的物象经过主观提炼以后再进行创作。到了近代,由于传统艺术与现实社会完全脱节,导致20世纪以后的文化格局与艺术模式开始向西方化演变。

尽管今天中国的许多水墨画家依然还在从事水墨画创作,但是他们进入水墨画的途径,却跟传统社会里代代相传的师承关系完全不同了,现在的画家普遍是从美术学院的启蒙开始,基本上都是从素描起步,然后再进入到不同院系的分工中。美术学院的教育方式,统一都是从基础的透视法、结构法开始,包括对黑白灰关系、几何关系等等的理解和学习。这些方法是教会我们如何认识事物的方法,遵从的是西方艺术教育的模式。虽然这种模式与中国传统的艺术方式相悖,但却启发了中国当代艺术家用全新的艺术观、世界观来观看事物和认知世界。所以,我认为这套方法和模式,对20世纪以后的水墨画演变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下面我再谈谈张明弘的作品。以创作时间为序,我发现张明弘的写生作品,已经逐渐确立了自己的艺术风格,我们可以看到他在日积月累的写生过程中,点点滴滴的进步与积累。其实,这正是20世纪以来提倡写生的意义所在,也就说要通过写生,将那些逐渐空泛的传统笔墨重新激活,丰富它的表现力,使其不再是一种僵化的艺术形式,而是与当代现实与当代人的情境联系起来,重新找到进入今天这个时代的理解与认知途径。

当然,艺术在关照现实的同时,也应该与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艺术的目的不是复制现实,毕竟它与照相技术不同。艺术有其自身的发展脉络和语言方式,只有与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它内在的气韵与精神性,方能彰显出来。有史以来,不论哪朝哪代,绘画也好,诗词也罢,表现人的基本情感,即喜怒哀乐等主题都是相似的,识别它们的时代特征,就在于艺术语言和表达方式的不同。否则,就和古人、甚至与同时代的人都拉不开距离。

我很赞同徐虹老师的观点,即张明弘的作品带有超现实的意味。虽然他的作品都是写生,但却有一些超越现实的艺术内涵,既有诉说现实的能力,也有摆脱现实的能力。我觉得这正是张明弘的艺术特点,也是他未来创作的可行之路。

张明弘准备在未来用一年的时间走访长城,进行与长城有关的写生创作,我觉得很有意义。但我想提醒一下,画长城的艺术家有很多,张明弘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和立场建构自己的艺术体系,用什么样的情感去理解长城,是上升到民族情感,还是回到个人的文化立场。这些都是需要张明弘认真思考的。

中国传统艺术太强调唯美了,什么意境悠远、空灵飘逸等等,很少有西方艺术直面真实的意向,更少有表现荒原、废墟等题材。我很希望张明弘能够用水墨这个中国传统的绘画材料,将长城的废墟感、荒凉感表现出来。我始终认为,如果针对长城这个具有传统文化标志的建筑进行写生,就应该紧密结合当代人的心理诉求。只有这样才能重新激活传统文化,达到对传统的再理解和再阐释,以此也才能对当代社会有所启迪。

本文由上海快3开奖结果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杨卫老师评论内容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